Menu
Woocommerce Menu

借助景观实现可持续发展 非洲卢旺达的基加利概念性总体规划 案例解析

0 Comment

非洲卢旺达的基加利概念性总体规划荣获2010年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城市规划和分析类优秀奖。
评委会对该项目的评价是:“这是一个人口密集区。该项目为我们展示了如何在此类场地依靠景观解决一系列极其重要的专业问题,譬如区域测绘、策略制定以及概念检验。
该项目在景观构架方面做得相当出色,通过简单的方式就使得城市和文化景观融为一体。”
项目概况:在发展中国家,原创而富有创新精神的城规方案越来越常见。重建工作将产生诸多积极作用,其中之一就是促使卢旺达成为区域性交通运输和经济中心。基加利作为主要的中心城市,其成长需要更加注重可持续性。基加利概念性总体规划完全基于自然地形地貌,以追求更加经济的开发方式,满足城市需求。
项目综述:再过25年,全球人口数量将从65亿增至80亿。这一巨大的增长浪潮将给所在城市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根据美国专业机构评估,全球仅有5%的在建工程经过详细规划,其余项目多为无序建设,且质量参差不齐。
很少有城市像基加利一样,在规划几乎完全缺失的情况下无序膨胀,超过70%的人口生活在未规划的区域内。基加利作为卢旺达首都,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核心地带,成为乡村到城市无序迁徙的核心城市。历史上这座城市经历了战争和种族屠杀的悲剧,现在需要抚平这些历史创伤,推动发展经济。因此她必须发展城市景观,这将有助于经济增长。同时使其到2030年成为一座安全、与邻为善的城市。
项目组面临的城市现状是:80%的居民每天的生活标准不足2美元,并且缺少基础设施和法定权利。所以作为总体进程的一部分,基加利的总体规划是兴建道路和交通系统。工程并没有大规模的开山平地,而是依据当地地形因地制宜进行建设。这不仅能够满足当地需求,同时也节省了大笔开支。
该项目的特色在于其描绘的愿景和可实施的方案框架都集中在可持续发展、整体性以及解决当地问题等方面。基加利面临的问题也是让所有发展中国家头痛的问题,例如暴增的人口、临时性定居点的建造、环境的恶化、社会权利被剥夺,以及缺乏经济投资。该项目通过两方面努力确保可持续发展:一是在生态、权益和经济之间达成平衡;二是培育卢旺达独特的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
基加利概念性总体规划的出炉历经一系列公共及专家研讨会,以有助于明确关键问题,并形成解决方案。所有的方案都期望能达成“共赢”,譬如利用当地劳动力,这不仅可以带来工作机会,也减少了成本。
该规划指导原则包括:源于自然地貌和大地环境特质的可持续的规划方案;基于现有可利用的资源和有效技术,提供因地制宜的解决方案;将教育、培训和发展作为未来成长的基石;平衡住建、交通和基础设施的解决方案;采用环保基础设计的解决方案;吸引国外资金和私人投资,这是未来经济、社会和发展的基石;自然环境的保护,加强“最佳实践”,将环境恶化、污染和浪费降低到最小程度。
设计师基于土地使用分类法制作了一个横断面模型,用来阐述未来都市化的诸多方面,例如建筑、基础设施、交通运输、土地利用和密集度,这些要素应当与地形相适应,元素之间也应相互协调。该模型可同时容纳复杂的设计与多用途开发,同时通过各个开发区域的密集度设定土地的使用类别。如高密度的市区将规划在小山顶上;而平缓的低洼区域和陡坡将保留其原始状态。每个这样的小山顶将成为一个综合城区节点,以满足大多数人日常生活。在基加利,大部分居民的出行都依赖徒步和非机动交通工具,故高密度城区的规划均体现出为行人服务的特点。
实施策略:基加利总体规划被分为多个小步骤和子计划,这些都紧紧围绕着城区规划以及发展战略展开。这些策略包括强化制度、法律和管理框架、金融和经济政策、住房和基础设施、基建和维护指导。例如,为了适应未来人口增长的模式,总体规划建议明确规范性章程、指南及建筑法规,这不仅能阻止非法居民点的无序建设,也是城市区域管理的升级。
可持续性基础设施建设、高能效、集约系统等技术都被运用到总体规划之中,体现了人口、土地和技术的协调性。雨水收集系统可以很好的体现这一点,该系统能够满足目前和未来的人口发展需求,涉及节能水泵、雨水收集设施及水源保护开发和实施。农业也将是基加利总体规划的一部分,当地将建立一个农业试点项目,目前已对当地种植者和政府官员进行了技术培训,这一切的努力都将使得目标的实现成为可能。
“压缩土块”修建的房屋 贫民窟的升级改造意向图 基加利现有地形
基加利目前不同类型的城市密集度模式思石编译图文选自ASLA官方网站

原标题:我为非洲城市做规划,贫民窟里来了广州规划师

“整个城市密密麻麻全是贫民窟,根本找不见城市中心,最高的建筑是有塔尖的教堂或那些五六层的政府办公楼。”

即便过了多年以后,郑庆之仍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从飞机上俯瞰莫桑比克第三大城市楠普拉时的情景。

据《岛夷志略》记载,莫桑比克是郑和远航最远、最南端的国家,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2014年,应联合国人居署邀请,作为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下称“广州规划院”)的一名规划师,郑庆之第一次踏上了这片异域土地,开启了他为非洲城市做规划的历程。

他的工作是为莫桑比克的两座城市楠普拉和纳卡拉做战略规划。而同样来自广州规划院的规划师吴杰,也曾参与为卢旺达的城市鲁巴武和尼亚加塔莱做未来30年的总体规划。他所做的城市规划,被收录进联合国人居署发布的《2015年全球活动报告》,联合国副秘书长霍安·克洛斯对规划成果高度赞扬。

580余年前,郑和第一次踏上非洲大陆,打开了中非贸易与和平的开端。5年前,广州规划院的郑庆之与吴杰,则给非洲带去了广州城市开发建设的经验,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付诸实践。

广州规划师结缘非洲

广州规划院与非洲结缘,最早开始于2013年。

彼时,广州规划院与联合国人居署合作过诸多项目,基于如此良好的合作基础,包括郑庆之与吴杰在内的广州规划院规划师们,自2014年起开始被联合国人居署邀请前往非洲,陆续为其城市做规划,以帮助当地政府实现“可持续性人居发展”。

把广州的城市建设经验介绍给全球其他发展中国家城市也是广州官方奋力推动的事业。由广州市政府、世界城市与地方政府组织、世界大都市协会于2012年联合创设了“广州国际城市创新奖”,“可持续性人居发展”是其中一项重要的评选领域。今年12月2日至6日,该奖项将在中山大学举办主题为“城市更新与城市活力”的第三期城市创新领导力培训班,来自全球的三十多个城市的主政官员将实地学习广州的“可持续性人居发展”经验。

“城市规划专业度要求非常高,涉及规划、建筑、市政、交通、景观等诸多方面,但非洲国家很多机构不具备如此能力。”吴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时卢旺达国内城市的发展水平相当于国内改革开放初期,城市正处于向工业化迈进的初级阶段。

在他看来,广州规划院拥有专业齐备的技术队伍,并掌握丰富的城市规划经验,尤其是一直服务于全中国经济发展最迅速的珠三角地区,中层以上干部都经历过中国城市快速工业化的阶段,对于如何解决这个阶段城市发展的问题都十分熟稔。

即便在赴非前已有两个月的准备时间,郑庆之在下飞机前仍被楠普拉贫民窟的“原始”惊讶到了。位于非洲东南部的莫桑比克,其北部城市楠普拉是个80%人口住在贫民窟的小城。

郑庆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莫桑比克的大城市都经历了一个奇怪的城市化现象,即“战争城市化”。其所在城市中的大部分人原本生活在农村,但当地武装冲突导致他们被迫从农村迁移至城市生活,造成了“贫民窟围城”现象。郑庆之介绍,楠普拉市中心居于中间位置,是以前殖民地的核心区,而70万的城市人口有80%居住在周围几圈的大片贫民窟。

郑庆之认为,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必须要有一个中长期的规划,城市的正常发展往往需要先有一个良性生长的骨架,由公共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形成一个完整的支撑体系。

澳门新葡亰平台网址大全,“但楠普拉城市化造成的贫民窟围城,完全是一种无序盲目发展状态。一旦形成围城态势,城市的发展空间就会受限,城市良性的生长会受到抑制,城市能提供的配套、服务及就业机会就会越来越跟不上日益增长的贫民窟人口。”郑庆之说。

贫民窟集聚还会导致城市发展与自然规律起冲突。他举例称,排水设施不健全,城市低洼处则易形成积水,气温高则会加速疫病迅速向外扩散,而疾病一直是影响贫民窟乃至当地城市人均寿命的最主要因素。

“这也是为何联合国人居署邀请我们前来非洲做规划的重要原因之一,急迫需要我们为这些问题城市规划合理的格局,疏散贫民窟人口,而且我们为当地城市规划了‘生态安全格局’,协调城市与生态的关系,保护市民的生命安全,为城市提供最基本的生态服务。”郑庆之说。

为非洲城市做规划,这项任务的艰巨之处在于,郑庆之与吴杰很可能只能在当地停留有限的时间,但却要给两座城市做总体规划。

标签:,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