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撸袖女站长——葛国英

0 Comment

去年10月中旬,桑植县沙塔坪乡分水岭村百亩连片示范的籼粳杂交水稻全面收割,村民们知道收成特别好,自然比往年多准备了一些包装袋,可装着装着还是远远不够,又一次次地添加了许多。年老的村民们喜滋滋地说:“我们活了六七十岁,才看到这么好的谷!”该示范由沙塔抨乡农技站具体实施,是县基层农技推广补助项目的重要内容,据专家组验收,最高亩产和平均亩产分别达到758公斤和721公斤,平均亩产比往年增加了整整一倍。去年,该乡农技站还指导科技示范户和示范辐射户开展双低油菜示范,平均产量多在200公斤以上,增产幅度也很大。该乡农技站基层农技推广补助项目实施效果如此之好,女站长葛国英功不可没,人们夸她是巾帼绝不输须眉,撸起袖子搞服务。一把卷尺天天量在桑植县甚至全市农业部门,不少人都知道葛国英有一个特别的专门用于下乡的挎包,里面总是装着四样东西:卷尺,粉笔,干粮和水。卷尺是用来测量农作物播种密度的,播稀了的就坚决要求改正。哪家人不在屋,她就用粉笔在门上留着电话号码,希望用电话解答生产技术问题。她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又饿又渴,干粮和水是必备之物。这四样东西对于葛国英来说,就像四个法宝,支持和陪伴她做出了虽然平平凡凡但却实实在在的服务成就。特别是那把卷尺,在主要农作物播种时节,她用它天天量时时量,并且婆心苦口不厌其烦,硬是改变了农民稀植的顽固习惯,使合理密植技术不断深入人心,为农作物高产丰产奠定了重要的不该缺失的基础。一堂田课月月讲葛国英虽然已经46岁,但仍然喜欢新鲜事物,这几年迷上了农民田间学校。去年,她依托百亩籼粳杂交稻示范,又办起了农民田间学校,从播种到收获按照基本每月一课的节奏举办了6期田间课堂,就品种特性、播种育秧、肥水管理、病虫防治、稻鸭共养和优质培管等6个生产和技术环节,进行了田间研讨和指导,参加田间课堂研讨和听课的农民实现了项目全覆盖。沙塔坪乡地处偏远,山高谷深,去年首次开展较大面积又是特殊品种的水稻生产示范,就赢得了前来观摩的30多名市县乡农业专家和骨干的一致好评,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农民田间学校。葛国英把农民田间学校当作自家小孩一样精心照抚,开课前都要思考和准备好几天,以致每堂田课的过程和结果都很新鲜、生动和有效。
一个本子装苦乐
葛国英最让人真心感动和肃然起敬的,还是她的那本摸翻得严重发胖的记事本。那个记事本每天一页,每页都写得密密麻麻,满满当当,大都记录着她去了哪村哪组哪家哪户哪田哪地,想了什么讲了什么做了什么,有时还抒发一下思想和情感。这个记事本最让人想到的是葛国英一年从头到尾都非常忙碌和苦累。葛国英有时自己也承认有苦有累。她举例说,为了把好百亩水稻示范病虫防治这一难关,她每次都要和站里的同志一道为所有的农户和稻田配送药水,每次都要连续干上两三天,脸上被烤晒得像洒了辣椒水一样焦痛,晚上只能靠不断敷换湿手巾睡觉。然而,葛国英对于苦累的感觉往往只有一刹那,快乐开心永远是她的主性情。她说我所干的都是我想干和该干的事情,我当然非常快乐,偶尔的苦累感觉,只是快乐的另外一种表现而已。一愿初心永相守葛国英对农技服务工作的热爱和执着,来源于她的一愿初心。葛国英有五姊妹,小的时候没有饭吃,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她的愿望就是长大后做一个农技员,和农民一起生产很多的粮食。考起县农校时,学校给她安排的是畜牧专业,而她坚决要学农作,最后学校依了她。在乡农技站工作这么多年,也有几次机会可以调整到国土、环保、农业保险等优越部门,她都一一放弃了。去年县里从农村基层考任一批副乡镇长,她虽然报了名,但就要一脚踏进考场的时候,她感到她可能就要离开的农技服务工作是那样的让她依依难舍,她便有些惋惜地止住了脚步。葛国英说,共产党员都有初心,初心纯洁而美好,应该永远坚守。

几天前,宁海县普通种粮大户应可省的120亩“水稻高产示范方”丰收了。这次“收割”比以往都要热闹,田间地头围观的人远比劳作的多,中国水稻研究所、国家农业部也派专家到场。
结果没让大家失望。应可省的“水稻高产示范方”百亩方和高产攻关田亩产,双双打破浙江省水稻“吉尼斯”纪录,百亩方产量842.1公斤,比国家农业部规定的超级稻亩产标准高出60多公斤,最高亩产则达858.5公斤!
几乎同一天,鄞州、象山各地的“水稻高产示范方”也收获了800公斤左右的亩产,高出全省平均水平300多公斤。
一亩地种出“吨把粮”,关键是良种提了劲儿。这些“高产田”种植的都是“甬优系列”的“籼粳杂交稻”新品种。该品种成功破解了籼稻和粳稻难以杂交的世界难题,推动水稻产量急剧攀升。
一颗混血种子的诞生 马+驴=骡子。籼+粳=高产水稻?
“看似最简单不过的原理,却打破了水稻育种的瓶颈。”省农业厅的育种专家解释说,水稻分为籼稻和粳稻两种,就像马和驴,是“八杆子打不着”的“远亲”。以往的杂交水稻包括袁隆平的超级稻,都是籼稻或粳稻在自己的种群内部选优“婚配”。而水稻跨亚种杂交,一直被认为是没有意义、也不可能成功的尝试。
我市农科院马荣荣却不认这个理。从1999年开始,市农科院和市种子公司就着手培育“籼粳杂交水稻”,终于在2005年育成第一个籼粳杂交稻“甬优6”。这也是世界范围内首次将籼米与粳米进行杂交。
“籼粳杂交稻”是个混血儿,以籼稻为父本,粳稻为母本,马荣荣育种用的是最普通的生物配种模式,而难就难在选种。一般选配杂交组合成功的几率只有数千分之一,层层选优,才能得到最好的“基因”。
当时的“甬优6”显然还有些“稚嫩”,它比较适合低纬度地区种植,只能生活在宁波“南三县”。经过多年改进,如今新品种“甬优12”已能遍布宁波所有县市,还推向温州、金华等浙中、浙东以及省外。
每到年末,各地都会来预订种子,市种子公司总经理王晓燕苦于来不及“生产”。“‘甬优12’上半年就已预约出20万公斤,现在培育出来的种子只有15万公斤,远远不够。”
椒江一家种子经营单位的王姓负责人也找上门来,缠着王晓燕要种子。他说:“今年要大面积换成‘甬优12’,这种子好种得很。”
一块田到百亩方的跨越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
两年前,鄞州种植大户许跃进的百亩土地同时种上了甬优系列“籼粳杂交稻”。结果,只有一块并不起眼的一亩一分二地,惊喜收获836.07公斤,摘夺当年浙江省农业吉尼斯亩产最高的桂冠。
对此,前来验收的专家喜忧参半。因为同时播种的大部分土地亩产不过600公斤,这离国家农业部规定的超级稻亩产量780公斤的标准挺远。大差距下,专家不得不思考一块农田高产的诸多偶然因素,也无从下定“意见书”。
两年后的今天,许跃进自信了。500亩水稻田随机挑选一百亩,收割的平均亩产都达800公斤左右。这回,专家也放心了。“‘百亩方’高产是最好的成绩单,意味着甬优系列‘籼粳杂交稻’很有推广价值。”省农作局专家王岳钧说。
市农技推广总站数据显示,近两年来我市单季稻亩产量上升明显,去年全市达到480公斤,今年达到495公斤。“马上就能突破500公斤,领先全省水平。”专家深信,这与日益推广的“籼粳杂交稻”等高产品种分不开。百亩方的高产,显然已向“平均高产”给力。
象山种植户赖卫平是个地道农民。他承包了2000亩土地种植粮食,引以为豪的就是几百亩甬优系列“籼粳杂交稻”,亩产已连续三年高达760公斤左右。
赖卫平的丰收,让很多普通农民的“念头”动了。今年,甬优系列“籼粳杂交稻”在我省的种植面积已达100万亩,“甬优12”在我市试种植面积也有7.32万亩,明年计划再翻一番。
亩产提高,农民增收。鄞州区种粮大户卢方兴承包的700多亩田地,都种上了“籼粳杂交稻”,今年总产量达65万公斤左右。按粮食最低收购价每斤1.46元计算,一亩地毛收入接近2000元。“5年前,这样的收入想也不敢想。”他说。
更多人有望吃上地产米
浙江人何时能完完全全吃上“地产米”?问题一直悬而未解。
浙江人多地少,向来是缺粮省份,目前常住人口已达5120万人,水稻种植面积只有1500万亩,自种粮最多满足四成口粮,60%需靠外省供应。
“在这意义上,宁波甬优系列‘籼粳杂交稻’的高产优势就不可小觑了,它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浙江人吃得上地产米。”中国水稻研究所所长程式华十分看中这组数据。
他算了笔账:若保持我省现在1500万亩的种植面积,那么每增产10%,相当于增加了150万亩耕地。如今,全省平均亩产不过500公斤,甬优系列的“籼粳杂交稻”示范方亩产大多能超过800公斤,比普通稻产量至少增产50%。缺粮大省实现粮食自给自足,似乎并不那么遥远。
年初,省委、省政府作出了现代农业园区和粮食生产功能区建设重大决策,要求到2018年建成800万亩粮食生产功能区,这对良种推广来说是机遇。在鄞州区建成的粮食生产功能区里,甬优系列“籼粳杂交稻”就已挑起了大梁。
水稻增产也带来了另一种惊喜,浙江百姓有望吃上更便宜的大米。今年,政府粮食最低收购价为1.46元/每斤。加上运输成本,东北米到浙江市场每斤售价肯定超过2元钱,而直接供应地产米,售价起码低四五毛左右。
物价上涨,让这个价格差变得更大,这在百姓餐桌上可以看到明显变化。去年散装米1.49元/每斤,现在变成了2.3元到2.5元。而如果直供地产米,价格只要每斤1.7元上下。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